游泳

瑶族陀螺王谢友明的人生变迁

2019-09-19 05:39: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瑶族“陀螺王”谢友明的人生变迁

  瑶族陀螺王谢友明(左一)和队友一起训练。 王国庆 摄

  10月11日电 36岁的谢友明3年前是贵州省荔波县瑶山乡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如今,他却是瑶山民族中学的正式在编员工。

  而他之所以能捧上令他的瑶族乡亲羡慕不已的铁饭碗并不是因为他拥有高等教育文凭,而是因为他身怀一项绝技----打陀螺。

  谢友明是当地瑶寨的陀螺王,从小就痴迷这项在当地颇为流行的项目,练就了一身奇准的击打功夫,在贵州省内各种水平的比赛中鲜逢敌手。

  谢友明参加的第一次全国性比赛是1996年在昆明举行的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那次比赛给他留下的郁闷经历让他至今耿耿于怀。

  虽然云南队竞技陀螺水平很高,但我觉得自己当时并不比他们差。跟他们比赛的时候,我发挥得不错,打得很准,但我用的陀螺质量跟他们没法比。虽然每次我都准确打到对手的陀螺,但经常是我的陀螺被碰得粉碎,而对手的却没有损伤。结果,我带的三个陀螺全碎了,还借了女队员的陀螺,也没能打完比赛,气死我了。

  这次经历虽然让他郁闷,但同时也让他有了更多的信心,全国冠军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他当时莫名其妙地冒出了不拿全国冠军就不结婚的念头。

  接下来的两届民运会,他都拿到了铜牌,冠军梦想被注入了更多现实的成分。

  但这没有给他的人生带来太多实质性的改变。为了挣钱,他必须和伙伴们一样四出打工,生活的艰辛让他不得不暂时割舍他衷爱的陀螺。

  为了备战2007年在广州举行的全国民运会,贵州陀螺队四处招兵买马,教练王世军把谢友明视为贵州队的当然人选,但当时谢友明在离家不远的广西河池做小生意,收入比较稳定,而且还交了女朋友,不太想回来参加集训。王世军使出各种手段,连蒙带骗地把他拉了回来。

  正是在广州民运会上,谢友明终于圆了他的全国冠军梦。他带领他的堂弟谢金城和表弟陆东衡在男子团体决赛中爆冷击败称霸该项目多年的云南队,拿到了一枚对贵州代表团来说分量很重的金牌。

  这次夺冠让谢友明成了香饽饽,广西方面拉他代表广西参加一些比赛,并开出了优厚的条件想把他留在广西。他们当时开出条件还是挺诱人的,可以给我在一所小学安排正式工作,有比较稳定的收入。再加上当时的女朋友在那儿,我确实有点动心。

  贵州方面得知消息后自然不干了。派出几批说客去劝谢友明回来,与他一起民运会上夺冠的两位战友甚至编出了这样的谎言,你要是不回去,你就是叛徒,村里会开除你的。

  为了留住谢友明,荔波县文体局2009年作出了一个破天荒的决定:招收谢友明为瑶山民族中学的正式在编职工。以前进我们学校的都是有大专以上学历的,而且要通过笔试面试,像谢友明这样的情况确实比较特殊。瑶山民族中学副校长潘永超说。

  当在广西的谢友明接到来自家乡的时,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确实没想到,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能够成为国家工作人员,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大喜讯。乡亲们也都为他感到高兴,谢友明回到家乡后大摆宴席,好好庆祝了一番。

  谢友明所在的瑶山民族中学创建于1997年,2004年挂牌成为贵州省陀螺训练基地。据潘永超介绍,该校的所有新生都要接受陀螺训练,期末考试陀螺是必考的内容。初二以后,则会挑选一些有潜质的学生继续进行陀螺训练。

  原来只有瑶族同学喜欢,现在其他几个民族的同学也都参与了进来。学校每年举办一次陀螺比赛,老师学生都参加,现在已举办了十届。潘永超说。

  谢友明现在是学校的后勤人员,但他却不需要承担太多的后勤工作,他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教孩子们打陀螺。学校很正规,有自己编写的陀螺训练教材。我主要负责同学们的实战练习。谢友明说。

  谢友明在学校边教边练,陀螺技艺自是更加精进。去年在贵阳举行的第九届全国民运会上,他和他的两位兄弟再度联手,蝉联了男子团体金牌。这一年,他双喜临门,与新结交的女友完婚,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从农民成为事业编制的国家工作人员,谢友明坦承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以前自由惯了,刚开始不太适应学校这种定时定点的生活,经常会跑回家。现在好了,除了周末外,我基本都住在学校。每天课余时间会辅导那些喜好陀螺的同学。有几个好苗子,感觉很不错,将来应该会有不错的成绩。

  谢友明目前每月的工资约两千元,并不比他原来打工时挣得多,但他很满意现在的工作。虽然钱不算多,但比较稳定,也有保障,不需要为将来操太多的心。而且,现在我可以一心一意地玩陀螺,能为把这项运动传承下去出点力,这比什么都重要。他说。

游戏评测
智能
智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