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青春里的那些匆匆过客三

2020-01-25 21:10: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春里的那些匆匆过客(三)

序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是不是年龄渐长的缘故,我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时候:见到一些场景,总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常会恍惚的觉得眼前这情景自己好像亲身经历过,但说不清是在哪儿,也曾试着从记忆里寻找,可就是想不起可能是在哪儿经历过的。

也许这就是生命最奇特的地方…明明知道这是在现实中,自己又不会穿越,这些事以前是不可能见过或经历的。但那烟火一刹的感觉无疑又是那么熟悉。

这有点奇幻,似乎无法解释。也许它仅仅只是一个久已忘怀了的青春的遗梦。 但也有这样的时候,那些场景会引出一些人来,引出一些故事来,引出那些在自己生命中匆匆留下足迹的过客…从今天看来,她(他)们在我的生命里就像昙花一现一样。当时的来日方长终是变成了往事,变成了曾经…但在我的生命里,在我的记忆里却又深确无疑的留下了一些刻痕。…

那些年交过的人

小桂子”和鳌拜”是我之前在SM公司一个组里的同事。

小桂子叫成桂,和我差不多年纪,脸上最突出的是挂着一个大鼻子,有点扁平,像是被谁迎面砸了一拳。他和我住一个宿舍。那时候流行金庸先生的《鹿鼎记》大伙儿都喊他小桂子不过我例外,我一直都喊他名字。鳌拜叫俞锋,徐州人,那时30岁多岁了,住我们隔壁。他和成桂好像是天生的一对冤家,在一起总是互相对怼,再加上他一脸的络腮胡子,估计要是一个月不刮,就有可能跟电视上徐锦江版鳌拜差不多了。

他们俩都比我早入公司。成桂是盐城人,他深得公司老职工老陶师傅真传(就是我那篇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里提到的那位老陶)喜欢对刚入职的新职工语重心长的说教。那几年,我曾不止一次的听他唐僧念经一样对新人说:领导有些话一定会说,但是你不一定要听…

成桂是个天性散漫的人。和他一起走路,你永远都能听到他鞋跟拖地的声音。俞锋最受不了这个,常常趁其不备,用脚踢他,飞速跑开。

吃了亏的成桂总会设法找回来。于是,下班后的楼道里有时就会传出他响彻整栋楼的大惊小怪声:俞锋,你个蛋冲凉又不关门。你个暴露狂,你又在显露你的天赋异禀吗?要不要,我喊整栋楼的人都来看看?

单调的日子就在他们的吵闹中一页一页的翻着。电视上小桂子总是捉弄鳌拜,但我说的这个小桂子却总是被鳌拜捉弄。

有一次,礼拜天,我们睡到中午,肚子饿的咕咕叫的像闹钟一样。成桂起床用隔夜热水泡了两袋袋装的方便面在小瓷盆里捂着,拿着热水瓶下楼打水去了。他刚走,俞锋闻着方便面味冒了进来。二话不说,开盆就是两大筷,嘴还没抹就转身溜了。这不是害我吗。我赶紧飞身起床,拿起洗漱用品跑去公用间里。一边刷牙,一边辩听着楼道传来的踏地声。

我还没洗完,俞锋也进来了,一个劲的朝我坏笑。等我们回宿舍,成桂已经在吃面了。俞锋故意和成桂说:小桂子,吃什么面啊,又吃不饱,和我们一起下楼吃饭去吧。

成桂一边喝着面汤一边咕哝道:是吃不饱,等我喝完这汤。TMD,现在康师傅也骗人,这袋子上明明写的加量不加价,可我怎么感觉还不如以前呢!

走吧,你那点面只够安慰小肠的,还没到大肠就被消化了。跟哥走,今天让你们俩见识一下,什么叫花最少的钱,吃最饱的饭。俞锋摸着他刮的铁青的脸,哄哄,拉着我们去了一家小饭店。

一进店里,俞锋俨然一番老板派头,大大咧咧的问前来招呼的伙计:师傅,你们这怎么个消费法?

呵呵!你们仨位一起吗?吃炒菜吗?这牌上有菜单。伙计指着墙上,一脸职业的笑。

吃炒菜,那饭呢?俞锋和我们装模作样看着墙上。

饭免费,你们炒点什么菜?伙计拿着笔,继续笑着。

先来个土豆丝,多放点辣。再来个番茄蛋汤。其他的我们再商量商量。俞锋边说边招呼我们俩坐下。同时眼里有话的瞪着成桂,看都没看那个伙计。

不一会,土豆丝和番茄蛋汤上来了。俞锋热情的自己起身去打饭。回转身,看到土豆丝里没放辣,放下碗筷,四下打量。柜台上一瓶老干妈被他看到了。伙计也发现了俞锋贼一样的目光,但想要藏已经来不及了。只得悻悻然看着那瓶一会儿就见底儿的老干妈。

吃饱喝足,在老板轻蔑的眼神中,我们昂首挺胸踏出饭店。一路欢歌笑语。俞锋问我们,他演技怎么样?说是刚刚那一幕是从一篇笑话书上学的。都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今天就是活学活用的。

成桂露出和饭店老板一样轻蔑的眼神:演技不错,但操守太差。都像你这样,饭店都得关门。这家饭店,我们下次是没脸再去了。

你傻吗?下次不能换家饭店啊。下次该你表演了哈!俞锋原本铁青的脸在辣的作用下变的色彩斑斓,一些隐藏的痤疮印热情如火的浮现了出来。红红点点,诉说着那些手伤害脸的故事。

那时候的日子,年轻的看不到未来,看不到现在。每天像是在迷雾中行走,又像是在沙漠里跋涉…

可能是我在工作方面从不反抗,我经常会被部门主管像备胎一样调来调去,今天去操作这个机器,明天去操作那个机器。主管也是盐城人,成桂就经常对我说,你就不能对他说不啊,他能拿你怎么样。我下次看到他,我要说说他。他不能老是拿你当软柿子捏。我每次都阻止他。怎么捏是主管的事,对我来说技术学到了,也许有一天他就捏不动我或是捏不到我了。

那一年,我离开了SM公司。

之后听说成桂找了个徐州女朋友,不知是不是为了气俞锋。只见过俞锋一次。是去问他讨书—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被他骂小气。书是偶尔被他借”去的。一次我看完书,习惯性的折了个角,不巧的是,那一段正是雨中激情那一段,更不巧的是被闲逛的俞锋看到了。因为折角那一页的激情描写,他深深爱上了那本书。他还假装痛心疾首的对我说:眼镜,你还年轻,怎么可以看这种书,它会教坏你的。同事一场,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只能把这本书拿走了,反正我已经是坏人了,也不怕再坏一点。”

如此大义凛然的霸占,我平生第一次遇到。好说歹说,总算答应了看完还我。后来,为了藏几本敏感书,我费劲了心思。

成桂倒是见过几次,有一次我开车等一个红灯,车右前方一个骑电瓶车的看着像他。我打开右边车窗,扭头喊他。他回了一下头,看了看我,没有出声。我正准备告诉他,过红灯在路边停下聊聊。谁知他不等绿灯,就左右看了看,箭一样冲了出去,拐上一条小路。这边我还没看到绿灯,他已经不见踪影了。

这家伙没看清我吗?那么近的距离,就算车玻璃有反光,我们也应该都看清了对方。小桂子,你为什么要躲我呢?你也借过我的书没还吗?还有俞锋,你死哪里去了?你个暴露狂,食言狂,王小波那本《黄金时代》你带哪里去了?你还记得我在宿舍天台教你的那首刘德华的《真永远》吗?你还会唱吗?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被岁月带走的何止是一本书,还有一起交过的人,还有那个专属于我们的黄金时代…那些迷雾里吵闹着行走,沙漠里欢快跋涉的日子终是离我们一去不复返了。

有人说,回忆是奇美的,因为有微笑的抚慰,也有泪水的滋润…

我在回忆里微笑着记下这些面孔,并感恩他们曾经的陪伴。愿他(她)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安好如初,熠熠生辉!…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俞锋

俞锋,男,37岁,浙江省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木工班班长。10年的时间,俞锋自学成才,从一个没有技术没有经验的普通小工人,成长为一名多才多艺的现代民工。

成桂

成桂[清]号雪田,姓觉罗氏,满洲镶蓝旗人。

京都儿童医院怎么走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预约电话
呼和浩特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赤峰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枣庄癫痫病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