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红会答疑抗震资金使用拟加强公开透明重塑形

2019-10-09 17:19: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红会答疑抗震资金使用 拟加强公开透明重塑形象

四川省芦山“4·20”7.0级地震发生至今,中国红十字会在迎来各界爱心捐赠的同时,也再次受到公众对捐赠款物使用情况的质疑。24日,就如何确保抗震资金和物品使用的公开透明等问题,采访了中国红十字会以及中国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有关人员。   :从芦山地震发生到目前为止,红会接受了多少社会捐赠的款物?已捐给灾区多少?   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王海京:中国红会作为国家减灾委的成员之一,是唯一一个直接参与紧急救援工作的社会组织。20号下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向社会发出呼吁,开始接收社会捐赠。截至24日下午17时,全国红十字系统共接收捐赠款物2.7亿,其中总会接收款物7996万元。   截至24日17时,全国红十字系统已向灾区提供救灾款物6616万元,其中包括棉被、家庭包、夹克衫、棉衣、毛毯、帐篷、食品、药品等。另外,全国红会系统向四川灾区一共派出25支救援队,113台救援车辆,432名救援队员,主要围绕生命搜救、医疗救援、灾民安置、大众卫生等方面开展工作。   :从募集金额看,红会有没有受到“郭美美”事件等负面消息和络传言等的影响?   王海京:影响肯定有。但目前,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全力以赴做好救灾工作。眼下救援任务还很艰巨,与其将精力用于解释、应对各种传言,不如放在救灾工作上。   :红会将怎样使用社会捐赠的救灾款物?   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随着时间的推移,救灾工作正在从紧急救援阶段逐步转入过渡安置阶段。中国红十字会将把社会捐款的一部分用于第一阶段的紧急救援和第二阶段的过渡安置,约70%的社会捐款将被用于灾后重建。地方红十字会需要在深入了解灾区民众需求的前提下,认真规划详细的救助方案,经审批获得同意后,才能实施。   :有那些措施保证捐赠款物使用的公开透明?   赵白鸽:为确保救灾信息公开透明,目前,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已参与救灾工作,履行社会监督职责。同时,红会接受政府审计部门、红会内部纪检部门和社会组织、媒体等第三方机构的监督。   王海京:中国红会在20日的呼吁书上已向社会作出承诺,要认真用好每一分善款,除了以往接受政府监督、审计之外,中国红十字会同时接受社会监督委员会从资金接收到使用的全程监督,并向社会公开。捐款的情况都在中国红会的站进行公示。我们一方面要做到接收捐款的公开,更要做到使用的公开,我们会及时发布接收所有捐款的详细使用明细。   举个例子,根据灾区的需要和捐赠者意愿,红会今天决定用2000万资金采购大米、食用油、卫生用品等发放给灾区群众,从采购到发放的每个环节,我们都将向社会公告。此外,除了政府审计,社会监督委员也将从头到尾参与监督。另外,我们将公开招募社会监督员,参与全程,努力让公众了解每一笔资金使用情况,真正传递爱心。   :捐赠人的每一笔捐赠是否都将在上公示?   王海京:每一笔都有公示。从汶川地震后,我们就在上对捐赠情况进行了公示。每天银行会给我们提供当天到账的完整信息。比如,某天收到500笔资金,银行会提供每一笔的捐赠人和捐赠数额信息。我们将这个信息再完整放入红会的系统。但可能发生当天的捐赠没有即时在银行到账的情况,这种情况就需要晚几天才能看到公示信息。   :捐赠的款物通常会经过那些流程和渠道后用于灾区?   王海京:以我们前天接收到浙江某企业的捐赠为例,企业捐赠500顶帐篷和部分现金。首先,企业向我们提供捐赠函,红会在收到款物的同时开具捐赠收据,写明收到现金和物资多少。同时,红会将与捐赠方达成协议,确定捐赠的物品由谁负责运输,什么时间运,运到什么地方。在确定后,收到捐赠的红会将通知地震前方红会指挥部,并将物资入库、资金入库,在上公示。物资运到后,要进行登记,并与当地政府指挥部协调,发放到最需要的地方,在指挥部统一指挥下,统筹安排。确定了搭建地点后,将马上组织志愿者搭建。对于使用帐篷的人员,也需要有签收登记。整个流程都有据可查。   当然,实事求是地说,在救援最初期的紧急阶段,在特别忙乱的情形下,发生过没有履行完整程序的情况。对此,我们也会更努力地改进完善。   :捐赠人能否查询自己所捐款物的去向?抗震资金的使用情况将何时向社会公布?为何不能即时公布?   王海京:目前还无法做到每一笔捐款的去向都详细公示,但我们争取做到,对调拨灾区的每一笔资金的用途,购置救灾物资的单价、数量、运输费用等成本,都分阶段公示,接受社会监督。目前总会向雅安地区已经调拨的款物,均是提前储备的库存物资。对于接收的捐款,后阶段一旦使用或新采购物资,红会将会随时公布使用情况。   在救援的紧急阶段,有些开支难以即时统计。比如,此次红会共派出25支救援、医疗、赈济的队伍,这些队伍的开支就要等回来后才能结算。   尽管目前还不能做到每笔捐款的去向都能查询,但我们一直在致力于让更多的捐赠者知道自己的钱物用在了那些地方。如汶川地震后,我们已经做到了10万元以上的捐款人,都知道自己的钱用在了那里。我们会让更多人了解自己的捐款去向。   :社会监督委员会、内部审计系统、政府审计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分别在那些环节进行监管?如何分工?如何监管?   王海京:政府审计机构对我们的资金使用每年都要进行审计;一些具体的项目,会邀请第三方的审计机构进行;内审系统一年来已将红会所有直属单位全部进行了一遍审计;监督委员会不仅调查社会质疑的各种问题,这一次更全程参加了我们救援工作的监督。   中国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发言人王永:对资金使用的监督主要是看好两个口:进口和出口,即接受的钱物有无登记到位,使用的资金和物资怎么花,花在那?对此,我们对红会的各种登记信息、收据扫描件等进行核查,并根据所登记的信息等追溯确认,另外,社会监督委员会接受社会各方面的投诉举报,并对投诉展开调查。目前,我们接到近50条投诉,经核查,实际上并无一例为“原则性错误”(如贪污、违纪、截流款物)。   :如何看待上的质疑和批评?如何重塑红会形象?   王海京:我们没有更多的别的办法,只能加强自身能力建设,包括救灾备灾的专业化水准和公开透明建设,将红会的工作装在玻璃盒里,一举一动都能让公众看到。除此以外,别无他路。( 胡浩)

四川治疗白斑病费用
克拉玛依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天水治疗宫颈炎医院
四川治疗白斑的医院
克拉玛依性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