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美国加息预期再度飙升 中美债市暗潮涌动

2019-10-12 20:3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美联储12月份加息预期不断走强的影响下,债券市场似乎已暗潮涌动。美国企业为了抢在加息前锁定数十亿美元的低息融资而大举发债,与此同时,以对冲基金为主的大型投机者则大举押注债券牛市即将走到尽头,做空美债的仓位已升至9年来新高。

橡树资本(OAKTREE)联席董事长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第一个实施了规模庞大的刺激政策,这也使其成为第一个复苏的发达经济体。但在长期的低利率环境下,投资者进行投资,使得债券价格被推高,而美联储接下来的加息举措会对这些资产价格上升带来压力,投资的收益和回报会有所限制。”

与此同时,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变化以及中国A股IPO将重启的重磅利空使中国同样面临“债牛”能否继续的观点出现碰撞。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对于短期债券市场的持续上涨保持谨慎,而长期来看,在当前中国通缩压力下,适度宽松政策仍将使债市处于牛市之中。

美联储加息在即 美债闻声而动

投资者对于债券市场态度的转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联储是否将于12月推出首次加息举措,而从目前美国经济情况来看,这一可能性正在不断提高。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的FedWatch数据显示,市场参与者预计美联储12月加息的可能性已经飙升至69.8%,而此前(10月23日更新)只有36.6%。

受此预期影响,11月9日,美国国债价格大幅下跌,2年期国债收益率徘徊在五年半最高水准。与此同时,10年期国债同样出现价格下跌,收益率报2.322%。根据汤森路透数据,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非农数据公布后曾一度触及7月21日来最高的2.377%。

本周,美国财政部将陆续标售总计640亿美元国债。从周一标售的240亿美元三年期国债来看,投资者显然兴趣不大,得标利率为1.271%,是自2011年4月以来最高水平。随后,美国财政部将于当地时间于周二标售240亿美元10年期国债,周四标售160亿美元30年期国债。

另一方面,对市场有着最敏锐洞察的对冲基金,已经开始大举做空美债。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最新公布了截至11月3日的期货持仓数据,显示以对冲基金为主的大型投机者在一周内,将十年期美国国债期货的净空头(空头减多头)大幅增加了12.8万张合约,至16.4万张合约,创今年5月以来最高,同时空头仓位则升至57.1万张合约,创下2006年5月以来新高。

然而,在国债遭到冷遇的同时,美国公司债市场却因加息预期而变得异常火爆。汤森路透旗下的IFR预计,本周美国投资级别的公司债供应将达到250-300亿美元。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美联储即将推出近十年来的首次加息,美国企业抢着赶在加息前锁定数十亿美元的低息融资导致大举发债,今年的企业债发行规模一举创下历史最高值。

数据提供商Dealogic表示,今年迄今为止,美国跨国公司通过“巨额发债交易”融资超过132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超过四倍。这些跨国公司包括微软、惠普、联合健康集团等。

大型交易助推美国公司债今年总发行量达到8150亿美元的记录新高,超越了2014年创下的7460亿美元前高。其中,高评级债券的发行规模非常庞大,达到6330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垃圾债的总发行规模也高达1820亿美元,其峰值记录是2012年的2460亿美元。

中国债牛尚有可能

美国加息预期走强伴随着A股IPO即将重启以及投资者风险偏好回升等众多因素,“拖累”了近日国内债券市场表现。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10年国债期货主力合约CFTc1本周一收报97.290元,较上日结算价下跌0.97%,创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而五年国债期货主力合约收报99.085元人民币,较上日结算价下跌0.57%,亦创4个月来最大单日跌幅。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近日债市连续遭遇重磅利空,短期内受到冲击在所难免。首先IPO 即将重启,导致资金出现撤离债市回流股市的现象。而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升温,除了给中国外汇占款带来压力外,也导致人民币贬值预期再度回升。

11月10日最新公布的通胀数据显示,10月份CPI报1.3%,较前值1.6%大幅下滑,而在此前一天,央行公布了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第一次使用了“不能过度放水,妨碍市场的有效出清”的措辞。

招商银行同业金融总部刘东亮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明年如果出现负实际利率不应意外,维持年内仍有一次双降,债券牛市仍将继续的判断。”

刘东亮进一步解释道,目前大的宏观经济下行周期尚未结束,目前谈货币政策拐点尚早,未来双降的大方向并没有变化,如果央行推出较慢的货币政策调整节奏,或会将经济企稳时点向后推迟,这实际上意味着央行稳健政策的周期会持续更长,也会持续为债券牛市营造良好的宏观背景。

此外,对于市场普遍关心中国债券市场是否存在泡沫,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提这个说法为时过早。毕竟我们债市的规模,尤其在企业层面上,市场并不大。”

但他同时强调,债市现在存在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所谓的“刚性兑付”现象。

“应该有序地打破刚性兑付,一个企业倒闭了或者债券违约本身不重要,关键是如何通过示范性作用引入一个更为市场化、公开的破产或者违约机制。”朱海斌认为,从中长期来看,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是非常危险的,短期的风险我们可能看不到,但是从中长期看来是会影响债券市场发展的非常大的制约因素。

焦作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吐鲁番治疗阴道炎费用
滨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焦作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吐鲁番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