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中国传统企业困境招工难留人难盈利更难

2019-06-09 07:14: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宝宝发热手脚冰凉怎么办
小儿感冒吃什么药
小儿感冒吃什么药

说起招工,浙江省金帝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诸建锋直摇头,这家浙江省最大的鞋类出口企业已经被招工难困扰了很长时间,“现在企业员工7300多人,比去年减少了1000多人。目前每个月平均招700多人,但还远远不够。最令人头疼的是,如今能招到的工人越来越少”。

如果说招工难让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长吁短叹,那么留人难更让他们苦不堪言。

在广东、浙江、四川、安徽、河南、贵州等劳动力流动大省,劳动密集型企业普遍面临着招工难、留人难的困境,且呈现加剧趋势。不断提升的用工成本重压之下,这类企业的利润不断被摊薄,盈利空间也越来越小。

招工门庭冷落

白露前后,《经济参考报()》来到有着“中国鞋都”之称的温州市双屿镇。在双屿镇中心的“鞋都大道”两旁,排列着一家接一家的制鞋厂。随机走进一家厂区大门,被通道两侧的十几块木板吸引住。在这些木板上,贴满了各种招工信息。数了数,这家厂子至少需要150名工人。在沿途看到的鞋厂大门旁,无一例外都贴着招工信息。

根据浙江省人社部门6月的用工监测数据,该省有25 .2%的企业存在缺工情况,企业招工难问题突出,其中技工尤为缺乏,全省技工缺口达到5.1万人。

同样的一幕,还出现在广东省东莞市。在位于东莞市常平镇的贺捷塑胶有限公司,人力资源主管江玉叶介绍,贺捷塑胶公司最多时由1000多名员工,现在只有600人。前几年在公司门口张贴招工启事,摆一张桌子,就能引来一长队的农民工应聘,现在门口冷清了很多,公司只能派人到劳务市场去招人,有时还把招聘信息贴到公交车站“前几个月公司每天还能能招到四五个,现在每天只能招到一两个,和前些年没法比。”

在东莞市采访中,像贺捷公司这样面临招工难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很多。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就业办公室主任萧欣欣说,与2008年相比,目前东莞市外来劳动力数量减少了60多万人,劳动密集型企业的普工短缺现象已经常态化。他认为,当地企业招工难与近年来大量劳动力回流到内陆省份密集相关。

在河南、安徽、四川等劳动力输出地采访时发现,近年来当地出省打工人数下降,从东南沿海省份回流劳动力增多,但当地企业的缺工现象同样明显。在河南省固始县的利来针织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俞达启介绍,从去年开始公司招工难问题越来越明显,目前在岗工人250人,缺工20%左右。安徽阜阳星宇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赵郑闳表示,现在企业员工120人,还缺180人左右。

“当前,劳动力群体正在发生代际替换,80后90后成为市场上的求职主体,这些人整体素质的提升及就业需求的多元化,与企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普通岗位上的用工条件,存在很大的落差。因此,当前部分行业企业的招工难,很大一个原因是供求结构矛盾造成的。”广东省人社厅副厅长陈斯毅说。

留人奇招迭出

采访中,几乎所有企业负责人都在抱怨留不住人的问题。

《经济参考报》来到位于东莞市常平镇的王氏港建科技有限公司时,在办公楼大厅恰好碰到二三十名员工正在办理离职手续。对于这一幕,公司人力资源及行政部经理贾玉兴也很无奈。他告诉,现在公司员工流动性特别大,每个月都有近500人离开公司,怎么留住人成为一个大难题。

“公司七成左右员工是80后,他们对工作非常挑剔,而且基本没吃过苦,对工作稍有不满,就可能辞职。”贾玉兴说。上个月有三名女员工刚上班一天就要离职,原因是受不了车间里的焊锡气味。贾玉兴立即找车间主管给她们换到包装车间,可没过几天,她们又因为工作时“戴帽子会把发型压坏”最终离开公司。

与贾玉兴同样苦恼的,还有浙江省绍兴县的周月芬。作为长江精工钢结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行政人力资源总监,她说现在每天很大一部分精力要花在如何留住员工上。除了新员工流动加快,让她更为头疼的是越来越多的老员工开始离开企业,“对企业来说,老员工有技术、肯吃苦,好比是‘定海针’”。

正值当打之年的老员工为何选择离开?周月芬分析,主要是随着年龄增长,子女上学等问题越来越突出。由于在打工地很难进入好一些的学校,所以很多家长选择返回老家。另外,近年来中西部与东部的工资差距缩小,很多人宁愿少赚一些,也选择在家门口打工。这样一来,越来越多老员工加入农民工回流队伍,这对企业的稳定影响很大。

另一个加速员工流动的因素,是企业间“挖人”现象增多。在浙江省温州市经济开发区,最近几年,每到七八月份的生产旺季,就会发生小企业从中大企业高薪“挖人”的现象。温州法派公司人力资源部人事经理曹乔乔说,这些小工厂平常积累订单,集中在旺季的几个月生产,生产完就辞退工人关门放假。与法派公司平均3000元的工资相比,他们的月薪能出到七八千元。这种短期用工现象,加剧了企业的员工流动。

为了应对留人难题,企业各出奇招。梳理发现,有的企业为员工春节回家买车票,接送员工回家和返程,买礼品送到员工家里,以获得员工的归属感;有的企业改善生产环境和住宿环境,为员工提供夫妻房等;还有的企业为员工子女提供免费的暑假夏令营等活动“只有不再把员工当作机器,不断增加人性关怀,增强归属感,才可能留住他们。”贾玉兴说。

活着苟延残喘

被问及这些年的企业用工成本,东莞常平贺捷塑胶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赖居山给《经济参考报》算了一笔账:2005年公司刚来东莞时,工人工资每月七八百元,现在已经涨到3300元左右,用工成本已经占到企业总成本的30%以上。除了用工成本,客户还不断要求降价,否则就没有订单。这些费用只能由企业承担“再涨的话,企业就真撑不下去了”。

长江精工钢结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总监黄幼仙说,最近几年用工成本上涨,其中除了工资之外,还包括企业为满足职工多种需求,不断增加的配套福利等方面的支出。她介绍,这包括职工体检、休假旅游、夫妻房等项目在内,公司每年在单个工人身上的配套支出在2万元左右。

在中西部地区,劳动密集型企业面临的用工成本上升压力同样明显。川桂有限公司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公司副总经理李正军这些年感触最深的,就是工人对工资的诉求越来越强烈。三四年前普工每月1000多元,现在已经涨到2500元。人力成本的上涨,导致公司压力很大,利润空间下滑很严重。

“这几年,很多同行做不下去了,把企业转给我们。但我们也是撑着,现在库存还压着几千万元的货。但是不生产不行啊,毕竟摊子大,那么多人等着养活。成本上升,给企业带来的经营困难太大了。”李正军说。

位于四川金堂县的同心鞋业厂面临同样困境,公司经理王昭学说,最近三年工资每年至少上涨10%,而订单价格基本没有变化,公司只能靠节约成本维持生存“这样做也不是办法,眼前两年还能抗一抗,但如果用工成本继续加大,那就只有改行了”。

广东省人社厅副厅长陈斯毅表示,从短期看,劳动密集型企业工资福利待遇水平调整空间较小,在人力资源竞争中缺乏比较优势,随着劳动力成本上涨,这类企业的盈利能力越来越有限。从长期看,由于可能受到劳动力成本上涨、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外贸政策调整等因素影响,以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代表的传统生产经营模式将难以为继,不转型升级只有死路一条。

2007年9月北京億元商場男鞋銷售數據統計_鞋業資訊_數據統計

361°鞏固主打產品 全力拓展海外業務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

張磊:收購百麗后我們解決了一個問題 贏得十幾萬員工信任

2007年9月北京億元商場男鞋銷售數據統計_鞋業資訊_數據統計
361°鞏固主打產品 全力拓展海外業務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
張磊:收購百麗后我們解決了一個問題 贏得十幾萬員工信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