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朝着帝国前进 第47章 钱屁仙,宣讲

2020-01-17 00:12: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朝着帝国前进 第47章 钱屁仙,宣讲

穿越后第一百零七天。

一次欢乐的城墙竣工庆典后,是连续七天的悠闲长假,接连两记组合拳有效的疏导和抚慰了群众的疲惫和郁闷。

一早,钱三江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在同寝室友的嫌弃中痛痛快快的放了个十八六拐乌拉屁,将累积了一夜的晦气一股脑儿的散发出去,舒服的钱三江直打哆嗦。

“妈拉个巴子,臭死俺了!”钱三江的室友,迟进,首先受不了了,他可没有在毒气室里睡觉的强大体魄,没了睡意的东北爷们,立刻捂掉被子,光着膀子骂骂咧咧。

迟进的喝骂好似开了闸的阀门,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讨钱'运动。

“人家是响屁不臭,臭屁不响!钱三爷不愧是钱三爷,放的屁是又响又臭!”睡迟进旁边的张大海没了被子,也只能不情愿的起床了,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着钱三江竖拇指。

“要不怎么说神仙放屁,不同凡响呢!钱三爷的这个屁,九转十八弯,当的是荡气回肠!依我看,钱三爷离升仙也不远了,到时候位列'屁仙'之位,可不能忘了我们几个兄弟!”寝室内最猴精的吴凡大声揶揄道。

“哈哈哈…对对对,钱大屁仙发达以后,可不能忘了我们!”

“屁仙大人威武!”

“屁仙大人壮哉!”

……

就这样,在钱三江咬牙切齿中,脑门上就多了个'钱屁仙'的外号,而且经过同寝的八张大喇叭的'卖力'宣传,很快就名扬新安镇,算是彻底坐实了,想甩都甩不掉!

当然,这是后话,现在的钱三江根本就没料到后来会发生的事,他对室友的嬉笑根本不以为意,多大点事儿,平常互相之间开的玩笑多了去了,他反而为自己'一屁轰起八只懒虫'的战绩沾沾自喜。

“嘿,你们几个都睡糊涂了吧?假期结束啦!今儿个是第八天了,要不是我老钱,你们铁定迟到,等着被领队大人骂吧!”

“我说老钱,钱三爷,钱屁仙,你就别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谁不知道小河的水位已经降到不适合行船的地步,没了水路,还怎么去大河?我看整个冬天船队都没法出行,我们还是等上面的通知,应该会另有安排。”

显然,对于钱三江的'好意',没人领情,这不,马上就有人反唇相讥道。

钱三江一点也不恼,只见其一副'我被你们的天真给打败了'的样子,说道:“谁说没了水路,就不能去大河打渔,难道你们已经精贵到双脚都不能沾泥了吗?反正上头是肯定不会这么认为的。大河离镇上只有四十来里地,沿着小河岸走,就算绕了点弯,凭着双脚,一天赶路,一天作业,一天返回,三天一个来回也是绰绰有余。”

额,仔细一想,钱三江的话确实有道理,让他们无从反驳,于是除了几声死鸭子嘴硬的哼哼,众人都加快了穿衣洗漱的脚步,姓开的领队可不是善主。

只是他们还没收拾完备,门外就传来嘈杂声,众人有些奇怪。

最先起床准备的钱三江小跑到门边,“吱呀”一声打开屋门,就见四周屋子的房门皆已打开,许多人都从屋内跑出来向衙门——镇民们对系统小楼的称呼——门前涌去。

不用问,钱三江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类似的情况已经经历了好几次,定是公示栏上又有新的告示张贴。

“朝廷又颁布新政令了!我先去看看!”冲着屋内吼一嗓子,钱三江也不管他们听没听见,就撒丫子向告示栏跑去,生怕好位子被别人占了。

“草!钱屁仙忒不地道!”

“哎,等等我!”

“老钱,帮我占个好位子!”

“……”

听见钱三江的话,屋内一阵鸡飞狗跳,不一会儿,乌啦啦的又冲出八条汉子,一窝蜂的追向钱三江。

没一会儿,新安镇的镇民就基本上全部涌到了告示栏前,嗡嗡嗡说个不停,前面的指指点点,评头论足,后面的惦着脚尖,伸长脖子,不断的找人询问上面写着什么,搞得就像发皇榜似的。

“喂,老钱,上面写啥呢?”猛赶上来的迟进大手拍着钱三江的肩膀,大咧咧的道。

钱三江被拍的猛吸一口气,不着痕迹的甩掉对方的手,没好气的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啊?不知道老子不识字啊?”

迟进笑嘻嘻的道:“你家崽子呢,他不是识字吗?”

别人一提起自己的儿子,钱三江立马红光满面,但嘴上谦虚道:“那个小崽子才学几天字啊,认不全的…”

“来了,来了,都别吵,齐先生来了!”这时人群中有眼尖的人开始大声说道。

齐预在镇民心中还是很有威望的,不仅仅他是政令宣讲人、文教司左从事,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学校里的先生,所以不管有没有孩子,大家对他都很尊敬,齐预走到哪,都有人对他行礼,恭称一声'齐先生'。而这也导致这位老文青从初时认为自己怀才不遇,满腹牢骚,到现在渐渐享受如今的生活。

只见齐大宣讲官迈着四平八稳的步伐,走到公示栏前站定,环揖一圈,等群众都安静下来后,臭着个脸朗声道:“主公英明,决定从即日起,给大家发工钱。”

只说了这么一句,齐预就一摆袖子,走人。别的他张嘴就是'主公英明',其实对于流通钱币这事,他老人家是一百个不同意,在他看来,现在的新安镇那就是三代也比不上啊,老有所依,幼有所养,以众力养众人,有教无类,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无彼此。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时代啊!这是多少仁人志士、多少读书人孜孜以求的大同世界啊!可…可尼玛那帮奸邪居然蒙蔽主公,将这大好局面毁于一旦,居然弃三代之治,行铜臭之道,这简直本末倒置,星河逆转,江山倾颓,天地崩裂啊!简直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自诩为有涵养的齐文青昨夜已经不知爆了多少次粗口,将杨平威为首的一帮'奸佞小人'挨个骂了遍,连好基友赵嗣业都没放过。

最最可气的是,这么重要的政策决定,居然把他给置之门外,他居然到政令颁布的前一天,也就是昨天才获知此事,这令他的自尊心很受伤,同时也很惊慌,特别是当他从赵嗣业那儿知道跟他平级的王大富、王思平,以及几个军官都被主公邀请了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主公已经把他排除出最核心的决策层了!

多么痛的领悟!

晴天霹雳啊有木有!

当然…咳咳…这绝不是齐大文青恼怒的主要原因!齐预齐从事如此伤心,那绝对是忧国忧民的。

……

齐预今天的不正常也只是让镇民们奇怪了一下,然后就被他们抛诸脑后,相比较关乎自身的小钱钱,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啦!

齐预走后,公示栏前的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众人三三两两,交口结舌,可是讨论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名堂。

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自己光顾着惊喜了,忘了拦下齐先生。齐预因为心情差就说了一句,根本没详细解释。

这下众人可麻爪啦,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的是团团转!

“齐先生也真是的,怎么说话就说一半,真是急死个人!”张大海急的抓耳挠腮,嘴中抱怨道。

“现在说这话还有屁用!问题是我们怎么办?”钱三江不爽的说道。

“还能怎么办?在这干耗着能耗出消息来?赶紧找识字的或者知情的人问问才是正理。”吴凡撇了撇嘴,说道,然后指了指那些或独自一人或三五结伴离开的人,“你们看,聪明人不少呢,已经有人去做了。”

“有理,小凡子说的在理,走,咱们也赶紧走。”吴英夸了句自己的孙子,然后招呼一行人找'外援'。

“额,我们要找谁?”

“还能找谁,当然是小钱!”

“可是他现在应该在上课!”

……一行人都止住脚步,好像除了小钱(钱三江的儿子),他们也不认识什么识字的人!一时间众人你望我我望你,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茫然。

众人沉思片刻,这才有人说道:

“我们去找开领队!”

“找他有什么用?他又不识字!”

“开领队和单从事是朋友!”

“那还等神马!赶紧的!”

……

李康站在窗前看着这一切,失笑道:“齐三立这是在耍小脾气,跟我怄气呢!”

典韦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听见。

“这样不好,典韦,让人鸣锣沿街宣讲,讲仔细点,别让他们像无头苍蝇似的乱撞下去,影响其他人休息。”李康淡淡的吩咐了一句,转身走向书桌。

“诺!”

宝安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莞市第八人民医院怎么样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柳州妇科医院哪里好
盐城看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