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古琴高山流水有知音

2019-11-09 03:23: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古琴——高山流水有知音

随着社会发展,现代人对有着悠久历史的古琴越来越陌生,高山流水、曲高和寡的兴叹声也让很多人对这门乐器望而却步6月14日,中国文化遗产日,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举办了一场古琴音乐文化讲座,从琴的历史,古琴的构造、琴谱、琴人等多方面进行诠释,同时演奏了古老的琴曲(上图)、悠扬的琴歌,精美的古琴艺术品展演,让古琴文化真正活过来,并带领观众走进琴音、琴人、琴心的世界

斫琴:做一张古琴,起码耗费20个月

古曲听罢,博物院展区几个展柜上形制各异的古琴引起了在场观众的兴趣这些额宽尾窄、相比古筝有着更加精致与苍古意蕴的古琴,让不少观众对斫琴这个特殊的传统工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现场打听得知,其中不少古琴来自于郑州市博衍古琴工作室的斫琴师孙海明

在介绍这些形制各异的古琴时,孙海明语气中无不透露着对先人们智慧的赞叹“古琴的形制最大程度体现了先人们崇尚自然的理念,”孙海明说,“别以为古琴形制简单,其长三尺六寸五分,象征一年365天,略带弧度的面板代表天空,平铺的底板代表着大地,琴弦代表流水,下面的龙池象征着大江大河”

“一张古琴,起码耗费20个月,每天花9个小时制作,又脏又累”从挑选木质开始,漫长而又复杂的斫琴工艺就此开始,“虚软的木质材料比较合适做琴,通过举、拿、击等反复琢磨,找到轻、松、脆、滑的木质,一般我们都会选择桐木确定好木材,就要挖空内膛,这其中就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来研究共鸣与共振接着最复杂的工序就是灰胎和上漆,一道灰胎需要四五天,完成一把古琴需要20多道灰胎,这样才能抑制木胎的声音,保证古琴的声音中正平和”在省文物局文化保护中心大漆研究员的帮助下,孙海明也开始研究实践大漆在古琴中的使用,在各种材料之间的优化组合、配置方面也创造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斫琴有个人风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念,也由此产生了一些派别,得出一些琴的个性”孙海明坚持每一张古琴都应该是一件艺术品,那些流水化作业制造的古琴并不能替代古琴的独特个性,“一张好的古琴应当具备审美品质、音乐品质和艺术品质”

赏琴:人们对古琴的文化记忆正被逐渐唤起

据悉,自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成立以来,将古琴作为主乐器,连带知识讲解、实物展示、音乐演奏这样浓墨重彩的专题推出,还是第一次这场以古琴为主演奏乐器的专题演出,来得有些晚、有些迟,不过,却也正合时宜

古琴专题推广活动结束后,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古琴声部部长罗苏理告诉,尽管古琴有着3000多年历史,一直被推崇为“四艺之首”、承载着无数文人情怀与历史记忆,但之前在面对西洋乐器的冲击时,也慢慢变得有些边缘化;而人们面对古琴时“高山流水难觅知音”的心理,也让古琴越来越小众化不过,随着近年来传统文化的复归,人们对古琴的文化记忆也正在被逐渐唤起

“中国人骨子里的文化基因是抹不掉的,属于自己的声音,一旦听到,随时就有可能被唤醒”罗苏理告诉,“我从2002年开始学琴,如今已经12年,古琴改变了我的一生”

为了学好古琴,罗苏理特意前往西安,拜师于中国着名古琴演奏家、研究家李明忠先生,接着博采众家之长,又求教于中州琴会会长丁纪元先生,并被中国古琴学会秘书长、古琴演奏家张子盛收为入室弟子,12年来的学琴之路,也造就了他古朴、细腻的演奏风格在罗苏理看来,古琴就像是一把钥匙,在拨弄琴弦、低吟浅唱之间,就打开了通往中国古典文化的入口“每一首曲子都有背后的民间故事,琴人为何这样演绎,他的心态如何,在揣度这些之后,古琴就不仅仅只是一个乐器,它更是一种文化、一种哲学观、一种人生态度而对于今人来说,社会风气嘈杂,人心浮躁,古琴主要就是修身正心,让你学会在历史音律面前,把心摆正,不做伯牙,咱也可以做钟子期啊”

学琴:让学习者真正走进古琴文化中

“目前,我省的古琴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尚不成熟”,面对越来越多关注古琴并学习古琴的人,罗苏理并不太确定能否用“热”来形容能感受到“热”的是因为,过去鲜人问津的古琴,如今已有了不少学习者,向其登门拜访求教的更是不在少数,“很多求学的都是成年人,有了一定的人生阅历,开始在古琴这里觅得心境孩子也有不少,家长们都愿意让孩子们从小能够接触学习到古琴”

让罗苏理感到担忧的是古琴师资力量的薄弱和古琴文化普及的缺乏“以前我觉得学琴就是学琴,但是现在觉得自己越来越重要了,因为有一份传承的在了河南古琴的师资力量非常薄弱,一些教授古琴的人做得也不够专业细致,我们必须要想着怎么样让学习者能真正地走进古琴文化中很多人学琴也都是点到即止,对古琴没有真正地沉下心来认真去学,沉下来去下工夫、去推敲,只有学琴和教琴的人都能认真起来,我们的古琴文化才能更快地发展起来”同时,供古琴界琴友们交流的雅集在河南也是举步维艰,“有时候在自己的书房,有时候在某位琴友的琴馆,没有固定的地方,没有常规的形式”

面对一些人发出的“古琴不古”的慨叹,罗苏理并不苛求“在初学时,尤其是针对孩子,我也会教授一些现代歌曲,比如《小草》、《让我们荡起双桨》,古琴的音域有四个八度,完全可以驾驭”不过,罗苏理始终认为,古琴真正的味道就在于“古”,“对于古琴其实没有什么创新而言,我正在研究打谱的工作,研究古琴的很多种古指法,这些都是要去请教老先生的任何人学习古琴,肯定是从技艺开始,但是,到最后拼的还是对古典文化的理解”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要止咳先祛痰该怎么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