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成都商报硬汉基恩和谭踹踹中新网

2019-02-04 07:57: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成都商报:硬汉 基恩和"谭踹踹"——中新

出名方式有很多种,尤其在这个山寨文化可以倾覆一切的时代,谭踹踹不需要一年三犯,仅凭前夜朝国门杨智的那一踹就可以出大名。

只是在这一踹后,他的名字开始固定几个前缀:中国足坛头号暴力男、黑脚王、国安夺命索,甚至有友认为———中国足球,万恶“谭”为首。

谭踹踹不值得包庇和同情,但在他的“恶”中,充斥着对硬汉的鼎礼膜拜、一种走火入魔、不求甚解的膜拜,其表现不是踹杨智的那一瞬间,而是没等万大雪出牌,他就三步一口痰地走回更衣室,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很多港产黑帮片中都可以找到这种“马仔”的形象,桀骜的令人心悸。

硬汉是与生俱来的,硬汉是不可能学成归来的。

谭踹踹天生不是硬汉,他瘦弱的身躯早在双林中学时就已遍体鳞伤,谭踹踹其实是以狠为解药,解对手脚下的毒,也解自己先天不足的忧。

基恩曾经是球场上硬汉的典范,但基恩离硬汉仍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当年他飞铲哈兰德那一脚,属于蓄谋报复,有蓄谋就是小人,其后他还在自传中公开承认自己的蓄意,以此作为商业噱头,这就是更加流俗的小人行径。

谭踹踹生存的土壤还没有基恩那么高档,这就像医院大夫告诉为一点伤风感冒而坐立不安的病人:“你是土感冒,还没有甲型H1N1流感那么洋气”。

谭踹踹在冠城时安分守纪、在青岛也记录良好,他的暴力因子来得既有点晚,又有点陡,所以让人消化不良。

在这一年三犯的暴力之前,谭踹踹的“壮举”反而有点可歌可泣,当年实德把四川足球变成“二奶”之后,他是惟一公开声明“打死不为实德效命”的川籍球员,在那个四川足球兵荒马乱、穷愁潦倒的时候,这份赤诚,哪怕幼稚,都不失为一种骨气。

谭踹踹的暴力与津门历史上所有的暴力都不一样,施连志飞踹高峰,卢欣两次铲断北京球员的腿,王霄在义赛打架,这些都是情绪失控后的低级暴力。

谭踹踹的暴力明显是一种人性矛盾和扭曲的汇演,你在其中看到的是一种挣扎的剧痛———他在PS实况足球游戏中很少铲球,他闲暇总爱捧着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红》,他说话的声音纤细、背影像个书生———这些都与球场上的他混淆为一种人生。

谭踹踹每施一次暴,自己也就撕裂一次,他一边在无辜中仰慕硬汉,一边在现实中离硬汉越来越远。

高温津贴数年未涨 尴尬了谁直隶巴人的原贴: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上海厂家直销厨房排烟风机
喷火枪批发价格
脱硫喷嘴规格
分享到: